新闻中心

  • 蛋鸡养殖
  • 青蛙养殖注册

联系我们

主营:

  • 蛋鸡养殖
  • 联系人:魏先生

    手机:13801139

    QQ:645285

    邮箱:shy青蛙养殖注册@163.com

    电话:86-021-69772512
    网址:http://www.jiaqinw859.com

    地址:上市青浦工业北青公99号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青蛙养殖 > 蛋鸡养殖 > 文章内容
    青蛙养殖iOS

    长篇叙事散文《峨溪河畔》31

    点击次数:179 更新时间:2019-06-10

    长篇叙事散文《峨溪河畔》31

      农家除了扫炭外,每年冬季也会上山斫柴。

    古时专业斫柴为生的叫樵夫,而村民们便不当樵夫,斫柴不过是为了自家生火。 柴大多是山上灌木,也有(栅刺)荆棘,梅山山不大,柴不多,斫柴都是去浮山的。   早上,父亲把猫脸刀贴在磨刀石上细细磨砺,父亲常说:“磨刀不误砍柴功。 刀不锋利,柴会斫得很慢,上山后既费力又费时,很不划算。 ”斫柴是很多家户一起结伴,浮山在峨溪河那边,一衣带水,坐上渡船过河,再徒步走到浮山山脚。

    父亲说:“山虽是有人看管,但柴是不收费。

    ”看山人见斫柴人来也总是指一块山地让大家去斫,也会暗中盯睄,怕人折断树枝当柴,而指引的地方荆棘也是很多的,斫柴人也不在意地方,能斫上柴就很好了。

    但偶尔也会遇上刁蛮的看山人,他们会以树苗被破坏或毁了树枝的理由,像《卖炭翁》里的宫使,强行拉走已经堆捆好的柴。

    遇上这种看山人,也只能换个地方,不过是浪费些时间罢了,下午时分,一人也会挑一担柴回来。   斫回来的柴会堆在草垛下,慢慢干透后,用弯刀(柴刀)将柴剁截成二三十厘米长,再用废稻草将柴扎成一小捆一小捆,以备烧大灶时用,平时烧饭会用大灶,但多是烧些碎草废草,蒿草茅草之类,逢年过节家中来客,柴拿来炖鸡炖鸭炒肉煎鱼之用。

    斫来的柴最主要是用于冬季蒸团子,蒸团子得用烈火烧腾沸水,烈火也就依赖这些干柴了。

      阳历年(元旦)左右,村子里每家每户都要做二三百斤团子,团子类似于年糕,但口感更细腻,原料是糯米按比例搭配籼米或粳米混和,经多道加工的主食。 先将淘好的米浸泡缸中一天,在屋内用围席(一种篾制,高三四十分,长数米)圈一个圆形,里面填上干草木灰,将洗净的床单铺在灰上,用夹子将床单边角固定在席上,制成一个类似抽干水的小宕洼(小池塘)。

    磨米的碾磨机尖叫蜂鸣声此时已响彻全村,一家一户轮着磨,机器进门后将流淌口对着"宕洼",将泡好的米一瓢一瓢喂入斗中,再将装满水的桶放在垒起的桌椅上,用水管连接桶和斗,磨斗便一边吃米一边喝水,碾成的米水混合物淌入"宕洼",碾完移走磨,宕洼变成了一块"石灰窖子",白亮白亮。

    草木灰吸水快,过几个小时,农家便开始挨着窖收粉,粉调成白色橡皮泥一样,不软不硬,收好的粉一大块一大块扔进缸中。

    而农家早已集结好七八人的队伍——搓团子了,队伍分工明确,孩子们小伙们姑娘们负责搓,手脚稳重的一位负责在门板上摊放粽叶(箬叶),而年龄稍大的一位捏粉团(就是为了不让每一个搓团子人自己去抠粉,耽误时间,统一有一个人把粉捏成小粉团,别人取走小粉团去搓),另一位经验丰富的担负灶下烧火重任。   捏粉人捏出一个个小粉团,搓团的人也是争着去取,粉团置在手心,另一只手轻按住粉团快速旋转,不几秒便搓成一个圆椎形的团子来(有人还会搓成两头尖似钹铙的圆椎状)。

    有诗形容团子:  白云不堪开,家中作粉来。 殷勤常伴客,唤得春风回(团子从冬天吃到春季)。

      每个人搓出的团子都不一样,就像每个人笔迹,样子虽不一样,蒸熟后都一样。

    把搓好的团子一行一行摆放在粽叶上,再将粽叶连团子一起移拖进蒸笼屉内,一笼六七屉,将蒸笼置放在沸水锅上,盖上笼盖,像蒸包子一样,烧火人加大马力地添柴,让火更旺,五十分钟后,团子便蒸熟了。 蒸熟后的团子,夹一个出来放在碗里端在灶台上献灶神,而搓团子的孩子早已等不及了,总想抢着去倒屉里的团子,烧火人很公平,一个孩子分一屉,端上屉的孩子趁着热气,飞一般地冲出屋外,来到竹床边,鼓劲拿执稳屉,左三下右三下的"呼呼"声让粽叶和屉箅分离,用力倾抛,"啪"地一声倒在竹床上,"啊翻了","哈哈,我倒的漂亮"。

    倒团子便是孩子"千年等一回"的最大乐趣,有时笼蒸时间还不到,就吵着让大人掀开蒸笼。

    熟团子从屉中倒出便可以吃了,大家也就用筷夹一两个尝尝鲜,软软得带着粽香。

      做团子是趁着热灶,一家接一家,做起来没日没夜的,时间过的是飞快,转瞬间白天就黑了,好像某些打麻将人的感触,凌晨时分是最难熬得,人容易瞌睡,大家便开始讲讲故事,开开玩笑,某些小伙拿姑娘开玩笑,开过了头,姑娘横波一怒,随手抠些团子粉去抹他的脸:“给你涂粉脂霜。 ”小伙蓦脸起腿避让,会不小心把搓好的团子碰落地上,姑娘们随手拣起,灰土也不去掉,扔在粽叶上,生气地说:"蒸好了给他吃"。   蒸熟后的团子慢慢冷却,由软变硬,撕下粽叶,将它们用水泡入缸中,便是农家冬日早餐的口粮了,有时中午或晚上忙,来不及做饭,将团子放锅里一煮,煮软捞进碗里,配上咸菜,就是一顿饭了。

    而春季时,农家会像煎年糕一样用大锅煎团子,斟上油撒些糖煎得香香黄黄的,煎熟后的团子吃起来甜中带脆,似糍粑,孩子们极爱吃。

    小时我最喜欢吃青菜下团子,将青菜用猪油炒熟,再将团子放入加上水煮,煮出的团子有些菜香,而青菜也绵软好吃。 (二)。

    上一篇:组图:2ne1出道十周年 朴春Dara等四位成员罕见合体直播 下一篇: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:一个与时俱进的医疗团队